logo

陪儿子在爱尔兰学习,华人妈妈讲述疫情下的生活

时间:2021年 01月 28日    

 

本文主人公是一位43岁全职妈妈,是真享爱尔兰移民成功客户之一,带着儿子Jason已经在爱尔兰生活两年有余,这篇文章就是经她口述整理,谈谈自己对教育和爱尔兰生活的切身感受。

前两天,看到国内的闺蜜转发文章《北京学区房凉了,这样能实现教育公平吗?》到朋友圈,写的是关于多校划片新政即将落地前,北京家长抢千万学区房的事情,深深的感受到了她对于教育的无力感和焦虑情绪。教育话题是每个家庭必须考虑的大事,古有孟母三迁,而我,两年前选择迁移到更远的地方:爱尔兰。儿子在上小学时我们已经筋疲力尽,于是我想何尝不能换个赛道,既能接受高水平的教育,又能还给他精彩和珍贵的童年。

我和爱人非常重视子女教育,顶级大学通知书还是很重要的入场券,是通向成功赛道的王牌,马斯克、扎克伯格、巴菲特、苏世民均毕业于常青藤联盟。他们对子女的教育也都有着共识,“教育是永远不要退出的投资”。

我为什么选择爱尔兰?

总结下来有这么几点:1.纯正的英式教育;2.学费比较低;3.可用高考成绩申请英国高校;4.毕业后容易就业且薪酬高;5.其实作为家长,我最希望Jason能够轻松快乐的成长。 

下面给大家详细说一说:

纯正英式教育,轻松中的严谨

首先爱尔兰是欧洲中的为数不多的英语国家,作为曾经的英国殖民地,爱尔兰的学校以及教育体系基本都是仿照英国而建立的。所以爱尔兰一直被认为和英国一样是传统英式教育发源地。

从学制上来看沿袭英式传统。中国孩子3岁上幼儿园,爱尔兰学前教育从0岁开始,出生3个月后就开始上幼儿园,从3岁开始政府便免费提供早期儿童看护和教育项目(ECCE)。4岁开始上小学,先是上2年的学前班,然后6岁开始正式1年级到6年级,就和国内同步了。一般12岁开始上3年初中,初中毕业后可以选择1年的过渡年教育,然后进入2年的高中。

过渡年是什么呢?它是爱尔兰独有的教育特色,重点不在学习理论知识,而是走出校园甚至国门,进入社区、企业、社会团体等进行工作实践,所以经常会听说某某的孩子15岁就在微软有过实习经历,这对于孩子开阔眼界思路,选择未来职业方向大有裨益。

其实关于英式教育的独特魅力还有很多,比如对于学生的行为规范很严格,注重培养绅士、淑女, 重视综合素质教育、个性发展,注重创造力和领导力的塑造,致力培养全面发展的未来世界公民,感兴趣的家长多多了解。

相对于其他发达国家,学费低廉

在爱尔兰上学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贵,如果通过投资移民获得居留许可,那么就可以享受当地免费的中小学公立教育。而私立走读学校一年的学费大概6千欧元,寄宿学校1万欧左右。

如果持有Stamp 4,在申请大学前的五年中有至少有三年在爱尔兰上学,大学学费就以欧盟生标准缴纳。欧盟生学费是国际留学生学费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。

以享誉世界的圣三一大学为例,比如就读法律专业,欧盟生学费一年只需5681欧,非欧盟生(国际生)一年学费为18860欧!

跳板英国名校,毕业不愁找工作

作为英联邦国家,爱尔兰高中毕业的学生用高考成绩,可直接申请英国的著名大学。

屏幕快照 2021-01-28 上午9.09.53.jpg 

爱尔兰只有400多万人口,就有8人获得了诺贝尔奖,其教育的学术成就可见一斑。苹果、谷歌、辉瑞、葛兰素史克、全球知名的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等1200多家跨国企业的欧洲总部都设在爱尔兰,进入知名企业拿高薪真不是难事,作为父母来讲的我们,更看重这种得天独厚的就业优势。  

疫情下的爱尔兰生活

这次疫情对各个国家都冲击不小,我身处爱尔兰也逐渐感受到紧张气氛,3月13日Jason所在的学校就关闭了,采取线上教学的方式,现在中高考都取消了,根据考生平时的表现给出综合评定。最新的消息是,学校将在9月份开学。老师对学生的学习安排井然有序,布置了大量的阅读书目和培养独立思考的练习,没了考试压力,jason可以更专注于自己喜欢的科学和音乐上。

爱尔兰政府对疫情的反应还是很迅速的,当仅有一百多人感染时,政府就宣布取消国庆游行,关闭各类集会和文化场所。拨款30亿欧元的援助计划,并且给因疫情失去收入的人提供每周350欧元的补助,足以看出爱尔兰对疫情的重视程度及财政经济实力!

爱尔兰人非常乐观团结,因为医护人员紧缺,卫生部门发布招募医务人员的公告,仅一天时间,就有2万4千人响应报名,连总理瓦拉德卡都亲自上阵,他曾毕业于爱尔兰知名学府圣三一学院,获医学博士学位,当过全科医生。

总的来说,疫情期间我们在爱尔兰过得很好,超市的货物很充足,价格一如往常,人们都自觉保持2米社交距离排队结账,部分人戴起了口罩,感受不到什么恐慌情绪,每天和孩子在家过的很充实很开心,我们在自家院子里种起了蔬菜,Jason亲自照顾菜园子。爱尔兰确实是一个充满爱和正能量的发达国家,

相信疫情过后,

爱尔兰还是曾经那个朝气蓬勃的少年!